《傳世漢英寶庫》曾榮獲24次以上的媒體報導。我們要感謝以下提到的媒體與人士。因部分文章未能連絡到原作者,因此這裡僅提供已經取得引用許可之專訪。

♥榮光雙周刊尹景清主編 (96/10/17榮民園地-精采第二春)
『劉雲适彙編辭典有成』,結語『足為榮民之典範』

♥中國時報記者丁文玲小姐專訪 (94/12/18開卷周報)
『詞典奇人劉雲适三修《傳世漢U英寶庫》』

♥民生報記者劉郁青小姐專訪 (94/12/9文化新聞版)
『劉雲适漢英辭典影響辭典未來式』

♥聯合報記者馮復華小姐專訪 (94/3/27北市要聞版)
『劉雲适「菜英文」糾察隊』;
另『年少讀書不專心,剁指血書「恥辱」,74歲劉雲适花了18年,先後完成3本漢英詞庫』

♥中國時報記者董成瑜小姐專訪 (88/7/29開卷周報人物專訪)
『劉雲适為傳世之作上街頭』

♥民生報記者王蘭芬小姐專訪 (88/7/29文化風信)
『劉雲适十年淬礪漢英辭庫』

♥民生報記者祁安國先生報導 (86/10/25人物掃描)
『挑戰英文,駕馭英文,寫《中英譯寫詞庫》劉雲适六年閉關得償宿願』

♥中國時報(86/10/16開卷周報曾泰元教授書評)
『看詞庫學漂亮英文』

♥民生報記者祁安國先生報導 (85/9/22藝文新聞)
『劉雲适自資印行‘中英譯寫詞庫’』

♥中國時報記者張平宜報導 (82/6/12寶島版)
『壯士斷指為英文,英文高手劉雲适「流血」苦學記』

♥民生報記者林英吉吉先生專訪 (82/1/16)
『六年無收入,埋首卷牘中,劉雲适苦心完成《中英譯寫詞庫》』

♥自由僑聲總編輯李文慶先生報導 (337期,勵志篇)
『想學好英文嗎?請先看看新聞界老兵的故事—特立獨行的劉雲适傳奇』

♥獨家報導周刊記者傅潮標專訪 (229期,臺灣怪傑列傳)
『老記者劉雲适斷指血誓,苦讀英文有志竟成』

♥普門雜誌滿光法師專訪 (232期,琉璃人生)
『ABC的大千世界─訪劉雲适夫婦』

♥LADDER ENGLISH MAGAZINE階梯英文 (75/7)
『專家經驗談IT PAYS TO LISTEN TO THE EXPERTS-HOBBY, PROFESSION AND ART嗜好•職業•藝術 』

我們同時感謝飛碟電臺、台北警廣徐薇老師,大愛電視,臺灣電視,東森電視,中國電視,公共電視,英文中國郵報,中時晚報與中央日報.


     
[已售完]        

感謝民生報記者王蘭芬小姐林英吉吉先生、以及祁安國先生慨允本站引用其專訪文章,也感謝民生報長期關心《傳世漢英辭庫》進展,特此致謝。

民生報記者劉郁青小姐專訪 (2005, 12, 9)

劉雲适漢英辭典影響辭典未來式

這本是他一人在電腦上排版編寫的

【記者劉郁青專訪】窮畢生之力編寫漢英辭典的74歲老先生劉雲适,遇到鑽研辭典學的曾泰元,有如遇到伯樂,劉雲适形容這是「車伕與大師的奇遇」。

劉雲适編寫辭典20年,前後推出《中英譯寫詞庫》、《傳世漢英辭庫》,今年又改版推出《傳世漢英--英漢寶庫》,而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曾泰元則以傳世辭庫為研究對象,寫了四篇論文,他指出,劉雲适的辭典勢必對未來辭典的編寫方式造成極大改變。

劉雲适出生於民國20年,軍中退伍後曾拉三輪車維生,口袋裡就放著單字卡,一有空就背英文單字。後來他考上政大西語系,又轉系到政大新聞系就讀,大三時憑著優異的成績考進中央社英文部,之後還曾當過南韓大使館英文秘書、經濟日報編譯、英文中國郵報記者。

民國76年,他經營翻譯社,卻有感於台灣缺乏一本實用精確的漢英辭典,毅然關掉翻譯社,投入辭典編撰。

編寫《傳世漢英辭庫》就耗時十年,當時劉雲适家中擺了兩大櫃檔案卡整理櫃,所有的英文單字都寫在卡片上;而劉雲适編辭典的特色是大量查閱漢學家翻譯的英文書,他說,大部分漢英辭典都是先有中文再想英文,但英文並非華人母語,翻譯過來難免生澀,因此他大量閱讀漢學家翻譯《紅樓夢》等中國作品,找出關鍵字編寫入辭典,例如「三八」就是crazy broad,「仙人跳」則是 badger game,連台語的英譯都可在他的辭典裡找到。

編寫辭典耗力,但排版、校對都非劉雲适的專業,讓他花了更多時間。

《傳世漢英辭庫》就耗費四年排版、校對,他說,全部看完一遍就要花好幾個月。

電腦時代來臨,劉雲适幾年前也到青年服務社開始學電腦,現學現做。他驕傲地說,新出版的《傳世漢英寶庫》就是他一人在電腦上排版編寫的。

劉雲适投入辭典編纂、出版近20年,在銀行上班的太太劉葉瓊美一路支持他。辭典學的專家曾泰元則因替他的辭典寫書評而認識他,曾泰元曾發表過四篇論文探討劉雲适編的辭典,他說,劉雲适帶來漢英辭典編寫的革新,包括豬八戒 (piggy) 等漢語都能傳神表達,英文翻譯非常道地,而且不管對翻譯工作者和學英文者都很實用。

《傳世漢英--英漢寶庫》資訊可到傳世英文通網站 (www.eng!ish-flow.idv.tw) 查詢,欲購買者則可洽詢劉雲适(02)23813350。

中國時報記者丁文玲小姐專訪 (2005, 12, 18)

詞典奇人劉雲适三修《傳世漢英寶庫》

近曰,一本《傳世漢英寶庫》出版,又勾起讀者對詞典編纂奇人劉雲适 (右圖) 的記憶。劉雲适今年已74歲了,他以一人之力,獨立工作20寒暑,編寫16開精裝本的《中英譯寫詞庫》(1997年),在此期間,長達6年家計全靠妻子支撐•他從為數眾多的英文書籍報章雜誌、英譯中國文學名著中,粹取優美道地的英文段落或句子,在關鍵詞旁加註中文,以先有英文後註中文的逆向方式編輯。此一創新編法,贏得了許多好評。

1999年,《中英譯寫詞庫》在內容方面略為增補刪修,以《傳世漢英辭庫》之名重新出版。不善做生意的劉雲适,為了推銷他的辭典,還在車水馬龍的台北車站,擺攤賣書,蔚為街頭風景•

2001年起,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曾泰元,到南京、上海、漢城、東京參加了4個詞典學學術會議,均以《中英譯寫詞庫》為對象發表論文,得到各國學者的注目。前年,劉雲适找到曾泰元協肋,希望給該詞庫的英文加註KK晉標,歷經數年努力合作,終於出版了《傳世漢英寶庫》。心願得償,劉雲适表示,第三版的詞庫漢英、英漢雙向對查,希望可以更大幅減少英文學習者的寶貴時間,幫肋提升國人的英文程度。 (丁文玲)

聯合報記者馮復華小姐專訪 (2005, 3, 27)

劉雲适『菜英文』糾察隊

從門牌、古蹟介紹 到總統言論集 只要有誤 他都會投書指正【記者馮復華/台北報導】清瘦斯文的劉雲适老先生,是台北市政府赫赫有名的『英文糾察隊』,從門牌、路名、街邊告示及古蹟介紹,只要英文拼錯或文法混亂,都難逃他的法眼•

『阿扁英文講錯沒人會怪他,但馬市長是哈佛回來的,當然標準要高一點,』劉雲适笑說,其實中央到地方,中翻英都是錯誤百出,當年李總統言論集,薄薄一本有100多個錯誤,基於李總統也是留美博士,他一樣以高標準寫長信諄諄提醒。

劉雲适日前投書報社,說中華路兩側介紹古蹟的英文鋪面錯誤百出,北市工務局官員暗自叫苦,說中翻英學問浩瀚,哪能料到連直接從書上摘錄下的介紹,都會錯到沒法改,只好整片敲掉重做•

對這位常寄信指正的劉先生,不少市府官員都聽過他的大名,簡直是敬畏又佩服。

 

年少讀書不專心剁指血書『恥辱』

74歲劉雲适 花了18年 先後完成3本漢英詞庫

【記者馮復華/台北報導】

『這個工作報酬並不大,如果沒有使命慼,不可能完成。』74歲的劉雲适淡淡的說,手中即將完稿出版的『傳世
漢英英漢寶典』,是他窮盡畢生之力為初學者編輯的漢英字典,融注苦讀47年的英文功力,『我的個性就是為達到目的,不惜任何犧牲』,熱愛英文的他回憶,以前讀書時有次始終無法專心,一時憤慨,毅然用菜刀自剁一截小指,以
血寫下『雲适,恥辱』,用框裱褙,高掛在案頭時時惕勵•

27歲軍中退伍後,劉雲适以拉三輪車維生,騎車時,單字卡就放在口袋裡,一有空就拿出來背,『不知不覺車子越拉越輕』,晚上則趕去英語補習班上課•

30歲考上政大英語系,在大三那年考進中央社英文部,後轉任南韓大使館英文秘書、經濟日報編譯、中國郵報記者,並自己經營翻譯社•

每天都需中英譯寫社論的情況下,他發現,即使是梁實秋或林語堂編的字典,仍常詞不達意,或與英美人士用法迴異,一般字典更錯誤百出。他發現,重新編寫一部中英譯寫的辭庫,將是一件前無古人、卻一定要有人來做的事。

民國76年,使命感軀使下,他毅然將翻譯社頂讓給別人,開始編寫辭庫,至今18年,每天早上7點起床後,除了吃飯和睡覺,就是編書,妻子葉瓊美一路陪伴,並獨撐家計•

第1個10年的『寒窗』,他以打字機一字一句打成卡片,參閱超過20部英文百科全書與英英字典,及50多本參考書,終於在10年前,完成 6 萬 5000 詞彙、2000多頁的『中英譯寫辭庫』•

多年焠煉打造出的結晶,當他向出版商交出堆疊起來比他還高的書稿時,幾乎『嚇』退了所有出版商,屢次受挫,為了在商業市場外闖出一片天,63歲的他決定自費印書•

他自己印宣傳單,戴上樣書封面折成的帽子,拖著裝著書的小行李箱,不畏風雨,每天到台北火車站附近,親自向路人溝通理想,回家後再自己裝書寄書•

3年後他不畏勞苦,再出版增修版本『傳世漢英辭庫.』,-樣是戴上紙帽走上街頭、跨過第2個10年,他為初學者及小朋友設計的寶典,也即將出版。

民生報記者王蘭芬小姐專訪 (1999, 7, 29)

劉雲适 十年淬礪漢英辭庫

現代愚公 字海裡淘珠璣  

自己拖著一車書上街販賣也甘心

不論是用一生移山的愚公或是一簞食一瓢飲不改其樂的顏回都已是古時候的事了實在想不到在現今普遍急功好利的台灣也有這樣一位現代愚公」。今年六十八歲的劉雲适將一生的時間都投注在英文研究中並捨棄所有的社會地位與生計花了十年編著成中英譯寫辭庫」,今年七月再出版傳世漢英辭庫」,全部自費出版,甚至自己拖著一車的辭庫到街上宣傳、販賣

故事要從1949年說起十七歲的劉雲适隨著軍隊來台為了使自己專心讀書以顯揚父母他曾斷指自我警惕退伍後他踩三輪車為生,邊踩編背英文課文後來以第一志願考入政大西語系,在系上美籍客座女教授的鼓勵下轉入政大新聞系

畢業後他先後擔任過中央通訊社英文部的編譯及記者南韓大使館英文秘書經濟日報編譯中國郵報記者劉雲适表示常常需要中英譯寫社論的情況下發現不論是梁實秋或林語堂編的字典似乎都不太夠用更不用說一般的漢英字典了

加上他發現許多在台灣接受英文教育的學生雖然有很不錯的英文程度卻很難將英文的意思用中文貼切地表達出來劉雲适想一定有很多人與他有同樣的想法也在翻譯上遭遇相同的痛苦他發現重新編寫一部中英譯寫的辭庫將是一件沒有人做過卻非有人來做不可的事1987年夢想催促著他毅然將已有規模的翻譯社頂讓給別人開始編寫辭庫的工作

十年的「寒窗」是如此的辛苦劉雲适從蒐集資料開始做起再以打字機一字一句打成卡片參閱的英文百科全書與英英字典超過二十部六萬五千多個詞彙取材自五十幾本參考書

四年前開始劉雲适深受排版打字校對的錯誤之苦後決心尋求最新科技來解決問題他跑到位於台北市館前路的青年服務社報名上電腦班班上都是年輕人看來看去就是他年紀最大

劉雲适說那時他連注音輸入法都不會雖然卯足了全力卻常常班上大家都做完了只剩下他一個人還在摸索他很不好意思地請大家不要等他可以再進行下一步驟但他們的老師同時也是現任中油公司資訊室副主任許元元卻安慰他:「沒關係你慢慢來我們可以等你」班上的年輕學生都很照顧劉雲适常主動教他電腦

許元元更是熱心知道了劉雲适的理想後他跑到劉家幫忙裝了兩台電腦並協助劉雲适使用一些編輯、校對的軟體現在六十八歲的劉雲适電腦相當行一台電腦專門用來編寫辭庫另一台則拿來上網他常常到 BBS 的英文版中看看現代學生對英文的疑問並把正確的譯寫方法編入辭庫中

第一本辭庫於一九九六年三月出版時劉雲适夫婦倆真的覺得鬆了一口氣多年來的辛苦終於有了成果但其中遇到的各種出版過程中的受騙、受挫實在不是外人所能想像為了在商業的考量外闖出一片天劉雲适決心自己印傳單然後拿著一些書到台北火車站附近開始宣傳賣書的生涯

劉雲适說自己開始賣書後才發現這個世界上可愛的人真的蠻多的有一些女孩子同情他老人家這麼辛苦都要幫他發傳單但劉雲适說這個傳單不是要硬塞給人家的而是希望真的對這個辭庫有興趣、願意多了解一些的人主動拿他手上的傳單

發傳單的過程中他也認識了許多對英文很有興趣的人他們與他聊台灣的英文教育也聊他的書有些意見相當寶貴現在中英譯寫辭庫」的修訂版傳世漢英辭庫」正在販售中劉雲适已著手增修版他表示會納入大家的意見在增修版中加入注音索引最近他則忙著將由漢學家葛浩文所翻譯的的李昂殺夫」中有意思的詞彙加進增修版中

傳世漢英辭庫和中英譯寫辭庫都是劉雲适的心血結晶從蒐集資料、編寫到出版、販售都由他一手包辦但就如他所說:我自認是個編寫的材料卻沒有賣書的本事。」最希望的是有人可以出面擔任這本書的總經銷讓他可以專心進行增修本的工作

 

民生報記者林英吉吉先生專訪 (1993, 1, 16)

六年無收入,
埋首卷牘中,
劉雲适苦心完成
《中英譯寫詞庫》

對翻譯中英文的人來說,如何正確地將中文的意義,以純正的英文表達出來,這是最困難的事,一般人都僅能就中文字面上的意思來翻譯,但是外國人可能並不懂,翻出來的東西都就字面意義解釋,即使是英文造詣不錯的學者,也多半如此。

從事英文翻譯工作很多年的劉雲适,時常看到這樣的情形,感到非常痛苦,所以六年前他決心編一本能讓大家找到適合的英文字譯的《中英譯寫辭庫》一方面幫助自己另一方面也可幫助別人。為了全心全力地編好這一本書,他辭去工作,每天除了吃飯、睡覺以外,就是在書桌前編書,剛開始以為會很快,沒想到一編就是六年,到現在書及中文索引已經全部完成,目前正集中精力,在編英文的索引。

中文及英文的詞彙,浩瀚如宇宙,要如何去收集資料,可能比大海撈針還要困難,劉雲适說,他先從外國人翻譯中國的經典及文學作品中,找出他們是怎麼翻的,然後再求證目前的英英辭典,看看是否這些詞彙還有在用,光是如此就已費去很多時間;他認為,中文與英文是不同的語言,當然不可能很多用語都可找得到相同的意譯,但有些神來之筆,的確令他拍案叫奇,碰到這樣的詞句,也是他在編書的艱苦過程中,最大的欣慰。

辭庫的編法,劉雲适是依抽象關係、空間、物質、智能、意志及情等六大類,再依各大類分成 1281 個小類,每個小類都照所蒐到的詞彙有多少而編成,光是這樣編成的草稿,就有六大冊 ,2320 頁,為了使用者方便,他再依有用到的詞彙,編英文索引及中文索引,他說即使最後印成印刷體,至少也會超過兩千頁。

劉雲适原是軍人,他自認個性在軍中很難發揮,所以中途要求退役,在1950多年的時代,簡直是不可能,但為了堅持理想,他寧可坐軍監,也不放棄,後來終於爭取成功。從軍中下來,他先是拉三輪車來補習英文,30 歲時才考上政大西語系,後來為了想得到獎學金,才轉到新聞系英文組,中間一年為了生活,休學一年以賺取學費,直到 35 歲才畢業。他說,這樣辛苦的編這一本辭庫,其實也是為了向很多當初幫助他的人來證明他那時的抉擇並沒有錯

六年辛苦不尋常,面對堆在面前的一大疊草稿,劉雲适最感謝的還是他的太太葉瓊美,因為這六年他都沒有出外工作,家計完全靠太太的薪水支持並且幫助他整理稿子;他說,如果沒有他太太物質及精神上的支柱,這一本大辭庫,也不可能會有完成的一天。

民生報記者祁安國先生報導 (1997, 10, 25)

挑戰英文,
駕馭英文,
寫《中英譯寫詞庫》
劉雲适 六年閉關

古人懸錐刺股、鑿壁取光的勤學精神已令人感動,然而在邁向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在台灣竟有位放棄高薪名就,閉關六年編寫一本中英譯寫辭庫的讀書人,他就是向英文挑戰四十餘年的劉雲适。

劉雲适的一生可說全是為了英文而活,英文令他自剁手指、英文讓他成了逃兵、英文使他成為「與世隔絕」的「癡人」,但最後他卻征服了英文。當一本十六開,厚兩千多頁的「中英譯寫辭庫」出版後,他閉關六年的成就,也匡正了許多國人使用錯誤多年的漢英譯名。

劉雲适為何會對英文如此「著魔」呢?以一般人的眼光而言,劉雲适的英文程度已是好得不得了,但他至今仍自謙英文不怎麼樣,且不斷的向英文挑戰。今年以六十六歲的劉雲适,向英文「宣戰」四十餘年,其中有許多「血淚」史,實為現代勤學的最佳楷模。

【提早退伍觸軍法】

他曾為了念好英文,認為當年軍中的勤務繁雜,根本無法專注讀英文,堅持要提前退伍,奈何長官不准,以致被當作逃兵,坐了三個月的牢。身在櫺獄的日子,雖然時間不長,但對劉雲适而言,是正式向英文宣戰的開始。

離開軍旅後,他為了接觸真正由外國人教授的英文,白天在台北街頭拉三輪車,晚上至美爾頓補習班學習正統英文。據劉雲适回憶,當時拉車的生涯並不感覺辛苦,邊拉著車邊背誦著英文,不知不覺中車愈拉愈輕,無論乘客與他談什麼,他內心卻一直在默念著英文。

剁指自勵勤鑽研

有次在書桌前始終無法專注精神他內心吶喊著「雲适啊!雲适啊!你是如此的恥辱啊!」憤而用菜刀自剁一截小指,用血書寫「雲适恥辱」用框裱褙高掛在案頭前時時惕勵自己不可對學習英文怠忽

在半工半讀的歲月中,劉雲适對英文的認知更上一層樓,在政大就讀三年級時,他即以優異的英文程度考取中央通訊社英文部;後來在中國郵報任職,在工作上,他實在氣不過國內的漢英辭典譯文有許多不當之處,於是激發他編寫一本正確且實用的漢英辭庫的決心。

【出版商不敢投資】

於是他放棄了所有工作,「閉關」六年完成了「中英譯寫辭庫」,六年期間全靠他的妻子葉瓊美的薪水支助生活,六年的生命中除了英文還是英文,坐在英文打字機前兩千多個日子的劉雲适,完成了十三部初稿,共收錄了六萬五千個詞彙,取材五十幾本參考書,參閱的字典不下三十部,以及無數的英文書報雜誌,再經過兩年的校對,兩年的編排,眼見近十年的心血即可呈獻予國人,可是他戰勝英文的喜悅,沒有多久即被台灣現實的出版環境澆了一盆冷水。

當劉雲适向出版商交出堆疊起來比他還高的書稿時,幾乎嚇退了所有出版商。出版商不是遲疑此書的的投資報酬率,就是所開的出版條件令劉雲适無法接受。

【自資印行不花俏】

最後這位斷指英文高手,毅然決定自己出資印行,在資金有限下,這部「中英譯寫辭庫」的封面只有兩色印刷,更無設計可言,反有點像是補習班的講義,與一般的字典相較實在「不夠精美」,但這部書的樸實封面,正反映出劉雲适的淡雅外貌,精闢舉世無雙的內文,也就是劉雲适全心向英文挑戰的結晶。

劉雲适在「中英譯寫辭庫」中的自序提及,國人努力向海外宣揚中華文化,追求國際政治支持,尋求外國經濟科技合作,使用英語精確的表達國人思想意見的能力已成必要;然而長期存在揮之不去的障礙是我們不均衡的英文教學。傳統的英文教育向來只強調外國人的語意,結果忽略了有效地表達自己的思想與事物。這是他編寫「中英譯寫辭庫」的主要動機。

劉雲适所編寫的「中英譯寫辭庫」主要輯錄自著名英美漢學家有關對中華文化與中國事物的英文原著與翻譯,也有範例選自近期雜誌及英文報紙所載的新聞稿,卻沒有任何一例取自國內任何一本漢英辭典

劉雲适認為現有的漢英辭典,其譯文除了不當之外,尤其不易使用,令想學好英文的學子,不知從何摸索,更甚者有誤導之害,阻礙英文的學習成效。

【譯名跟著時代走】

「語言從不靜止除非已死」。劉雲适在編寫「中英譯寫辭庫」時已捨棄陳舊用語,對於較新潮的名詞,也賦予適切的譯名。例如台灣人常說的「秀斗」譯為 “to be going gaga”、「 西瓜皮頭」譯為 “bowl-cut hair”、「求人不如求己」譯為 “self-help is the best help”,另中文口語上常用的「不好意思」劉雲适妙譯為 “to feel most put out”,讓老外真正能體會中國人「不好意思」的真正意思。

劉雲适所編寫的「中英譯寫辭庫」在編排上打破傳統的漢英字典查閱方式,收錄的六萬五千個詞彙中,無論是對單字或詞句均附加例句;查閱時可從分類目錄表、細目索引、中文索引以及英文索引中,查到想知的詞彙或句子。同時所列舉的例句,採學術論文方式的列出詳細的出處,有作者、書名、出版年份、卷數或頁數、以供想深入的讀者有資料可尋索

【辭庫比辭典精準】

「中英譯寫辭庫」若稱它是是辭典,似乎有些不妥。劉雲适稱辭典是在解釋一個字或一個辭的意義,而「中英譯寫辭庫」並非是為了取代任何漢英辭典而是為了互補。劉雲适表示,在原版的羅基英文字辭片語寶典﹝The Original Roget's Thesaurus of English Words and Phrases﹞序文中,羅基陳述:「假如我們像中國人一樣,採用了象形來書寫我們的語文,而意義用非聲音來表字,我們早就被迫用思想類別來編排我們的詞彙,於是我們的字典實際上會是詞庫」。這也是劉雲适為何要編寫一本中英辭庫,而非僅僅是一本詞典的主因。

向英文挑戰四十年的劉雲适高掛案前的血書早已褪色,「雲适、恥辱」四字也已難辨識,不過「中英譯寫詞庫」的問世,對劉雲适而言,是確確實實打了一場勝仗,當年的斷指之痛,「閉關」期間的孤寂,也得到最好的撫慰。在這部鉅著出版後,劉雲适除了以譯稿為生外,並仍不斷在增修這部辭庫,他希望能以此書,喚醒台灣熟睡已久的英文教育。畢竟台灣真正的讀書人真的不多啦!

 


 
Copyright © 2008 《傳世漢英-英漢寶庫》網站由《小狐狸事務所》設計, 寶庫編者 劉雲适先生 版權所有.
如欲引用資料,或有關於網站與《傳世漢英-英漢寶庫》之意見,歡迎洽
網站管理人.